当前位置:中国伊春 > 专题 > 走基层

带着“灵芝仙子”归乡建起百栋大棚创业

发布日期:2017.09.06 来源:伊春日报社

山坳里,林缘边,一栋栋大棚整齐地排列,身着统一服装的工人们正在紧张地忙碌着。时而在大棚里进出,有的拿着笔本在做记录,有的挎着“土篮子”在挑挑拣拣,虽工种不同,但秩序井然。

这些大棚里到底蕴藏了什么宝贝?这个生产基地愈发神秘了。种菜的,不太像,大棚上面盖着一层黑色的遮光布就否定了这个猜想;种木耳的,也不太像,好像没听说木耳不喜光啊!到底是干啥的?

走到棚边,拉住一个工人问:“你们这是啥基地,种啥的?”“种灵芝的,喏,我们老板在那边,我这忙着呢,您去找他唠。”说完话,她匆匆忙忙地钻进了大棚。

呦呵,种灵芝的,以前听说过咱们伊春有人种这个宝贝,但没这么大的规模啊,好奇心瞬间涌动,必须一探究竟。

老板叫洪震,略微有点“中年福”,衣着朴素,说发展、唠经营,不是很健谈,可一说起灵芝,那真可谓如数家珍,滔滔不绝。

这个地方是新青区桦林经营所,过去这里发展过奶牛养殖,挺红火的,近些年变得安静了。可去年洪震一来,又把全所搅和得天翻地覆。冬天点炉子施工搞建设,厂房扒的就剩个空架子,没日没夜的搞内装,紧着所里的人先雇,人手不够就到山下雇,认可多给开俩钱,工期必须得保证。为啥?不能耽误今年的生产啊,一个生产季就决定着几百万元究竟是流进还是流出。

一番大折腾,厂房改造完成,洪震砸进去370万,企业步入正轨运行,虽然有些晚点,但也赶上了迎春的这趟“发展快车”。这个时候,洪震和他的伊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才在桦林所有了点模样。

做菌,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,马虎不得,直接关系着第二年的产出。洪震给工人们开出了高工资,计件计薪,那种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工人,每个月都能挣到6000元,那种偷点小懒,不愿意出力气的工人,结算完几天的工资,就被开了。

今年开春,20多万袋的赤芝和韩芝被规规矩矩地种在了100栋大棚里,为啥是种而不是摆?因为灵芝与木耳不同,它的生长不仅需要生长基,还要有花岗岩风化的土壤作为辅助,所以,每一栋大棚只能种下不到2500段,与木耳相比,数量简直少了去了。

那么,一个灵芝棚与一个木耳棚相比,投入和产出到底是笔什么账呢?究竟种啥利润高?说到这,洪震憨憨地一笑,说:“肯定种灵芝高啊,还不是一点半点。”说着他简单地算了一笔粗账。“灵芝一年摘一茬,晒一次,省了人工钱吧?在我这干活的人都是记录温度湿度,除草浇灌的,常态化的工作,不像种木耳还有用人高峰,现在的人工可是不便宜。”

“你看到大棚里那两台抽风机了吧,那是咱挣钱的宝贝,它们的工作就是把灵芝释放出来的孢子粉抽走,这可是金贵的东西,尤其是咱们伊春这环境出来的孢子粉,得翻番地卖,一斤咋也得1500元。”

“哦,原来如此,我就说吗,一个棚不到2500段灵芝,一段上面还就长一个,这要是光卖灵芝,钱从何来?”听着洪震的介绍,记者释疑。

一个棚一年能出50斤孢子粉和500斤灵芝干品,总计收入6万多元,100个棚就是600万。

技术问题和投入产出聊完了,记者又询问起了洪震的个人经历。他原本就是新青人,过去干选矿生意,完成了原始积累,后期到哈尔滨发展,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有创业意愿的朋友们。由于平时注重养生保健,灵芝孢子粉是必不可少的,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吉林长白山接触到了这个项目,经过多次市场调研,最终,洪震决定干,而且要大干,地点就选在新青。

洪震说,我就是新青人,这里的山山水水都熟悉,后期干选矿,什么地方有矿藏,也略微知道一下,但桦林这个地方没农业,就没有农药飘移,而且也没有什么金属矿,不存在重金属超标的问题,再加上北纬48°的地理条件和生态环境,简直就是为灵芝量身打造的“栖息地”。不管做什么企业都得用工,后期上生产加工还要交税,与其去外地投资,还不如回来,这不也能为家乡作点贡献吗。现在我们企业长期用工就得达到40人,都是本地的,工资都在2500以上,做菌忙的时候要100多人,最高都能开到6000。今年市里组织了一次天南地北伊春人归乡行动,这个出发点太好了,我虽然没走到天南地北,但也是实打实地归乡了,照我说,咱们伊春人干产业,要是适合本地环境的就得投到家乡,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?对,要记得住乡愁。

“照目前这个架势看,今年肯定有赚头,明年我准备再整200个棚,这可就有规模了,后期咱还得落地上加工,完备产业链,瞄准了就得狠狠地掏市场。”洪震信心满满地说。

采访结束,挥手与洪震和他的“灵芝仙子”们告别,再次回望那忙碌的生产基地,耳边不时地传来洪震那句直白的话语“伊春人要记得住乡愁”。

无标题文档